推广 热搜: 论文  考研      研究      考试动态  会计  公布 

肖缤和叔本华:异曲同工的术语和哲学

   日期:2021-07-28     来源:www.yaxuan2010.com    作者:未知    浏览:395    评论:0    
核心提示:无人这么去概念哲学:它需要催人奋进,以证明上帝存在的逻辑推理来回答日常的难点,而且答案需要有趣且有效。

无人这么去概念哲学:它需要催人奋进,以证明上帝存在的逻辑推理来回答日常的难点,而且答案需要有趣且有效。叔本华描述生命意义用的语言不是那样悦耳,但发人深思。事实上文学作品就从来没把我们的使命局限在俗世的客套里。叔本华觉得“每部虚构作品都像西洋镜里透视的事物,大家通过这个视角察看饱受痛苦的人类灵魂的震动和痉挛”(叔本华 576)。凯特-肖缤的作品《觉醒》里描绘了艾德纳-庞逖丽尔这个人物的生活里的不尽人意,好像就是叔本华哲学的具体再现。作者肖缤是一个受过好教育,阅读兴趣广泛的女人,她的这部小说写于1899年,大家不难想象她可能涉猎过叔本华几十年前发表的作品。然而从现实角度讲,假如肖缤本人在创作艾德纳这个人物的时候对叔本华哲学没任何知道的话,她的作品将是叔本华哲学一面更明亮的镜子;如此艾德纳这个人物就更能凸显生活的真实侧面,而且与叔本华哲学描述也会愈加契合。

肖缤作品的题目可以指代小说中的不少东西,与叔本华思想契合的是主人公艾德纳的觉醒过程,她慢慢意识到生命的索然无味。叔本华概要了对生命的基本理解,“生命是上天赐予的礼物,然而假如其他人过去预先审视了生命并进行了实验,我想他们都会婉言谢绝这份礼物”。(叔本华,579)艾德纳对这种认识的理解在整个小说里都找得到痕迹。她的老公批评她不会怎么样照料小孩,让她开始觉醒,小说里说“一种难以描述的压迫感,好像深植于她意识的某个陌生地区,让她充满无名怒火”(肖缤 25)。日渐地这种理解弥漫于她的生活。她完全放弃倾听老公的意愿,放弃了所有些社会责任。

在小说里,艾德纳被别的人描述为忽然变得性情反复无常,常常异想天开。她常常会心情抑郁,“当生命对她来讲就像丑陋的闹剧,而人性在她看来就像盲目挣扎却最后终遭灭亡的虫子”(肖缤 78)。叔本华哲学觉得人的一生唯一最后目的就是死亡,终结那些蠢蠢欲动却未达成的愿望,这种对生命的理解可以充分禅师小说中艾德纳的生活态度:“生活只是过客而已,誓词成空而愿望变成泡影”(肖缤 94)。叔本华觉得,“生命总体来讲,就是一个持续的骗局…… 假如生命过去许诺过,它并没履行诺言”。(叔本华 573)

叔本华还觉得不断挣扎的个体对自己并没直觉预判。他讲解说,当深思自我的时候,有两件事情是显而易见的:人的存在是一种经验式的主体和个人意愿的体现。在艾德纳的觉醒里,她对这部分自我变得愈加有觉悟有意识。她开始意识到,“她在宇宙中作为一个人的地方,认识到她作为个体与世界与他人之间的关系。(肖缤 31)她对生命的新的理解改变了对自我的认知。她尽力去理解这种自我的差异,但她只能领悟到她目前的自我与另一个自我是不同的。艾德纳目前是用不一样的视角看待世界和自我,她正在逐步去熟知自己的新变化,这部分变化让她的存活环境增添了色彩”。(肖缤 59)

叔本华对生命的评论中揭示了生活和社会的肤浅性。他觉得人类的虚荣心促进他们竭力使世界变得理性而又漂亮,但事实上世界本身远非这样。人类试图通过理性,假装有目的虚张声势。叔本华觉得人类竭力去发现邪恶之源,但又不喜欢找到的答案,所以他们只好重新掩耳盗铃来掩盖答案。艾德纳在觉醒的过程中经历了类似的过程。在她我们的日常,“当她开始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大梦初醒的人,从一个甜美,光怪陆离,怪诞的梦中醒来,又一次感觉到各种现实压抑着我们的灵魂”(肖缤 50)。艾德纳的老公疑惑她近期缘何魂不守舍;然而他也意识到艾德纳正在褪去昔日旧我的沉疴,成为真的的自己,而这一过程恰恰是“通过抛却大家天天在世界面前展示的戴着面具的不真实自我”来完成的。(肖缤 77)

掩耳盗铃本身目的是为了制造幸福满足的外表;然而,依据叔本华哲学,人类灵魂深处是没有真的幸福的。幸福不是一定可以得到的。人类总是感受的的是幸福的缺失。人类意志所表现出来的特点是努力去展示自己存在,然后以结束这种努力而终结。那样幸福就成为大家选择去否定一种生活欲望的纯粹主观处世方法。只能通过彻底自我否定才能获得最后的幸福。对叔本华来讲,“日常的所有都说明,俗世的幸福愿望注定会遭受挫败,或被觉得是虚幻美景”。(叔本华 573)在肖缤的小说里,这成为艾德纳最大的难点;“在这个世界上没一件东西是她想要的”。(肖缤 136)那些“本该”让她快乐的事情- 为人母,为人妻 - 这部分对她来讲是不够的。

然而,这部分社会构建的传统角色对她的朋友纳提格诺夫人来讲是完美的阐释。艾德纳对此无比膜拜,“喜欢坐下来,盯着面容姣好的同伴,就像看着纯洁无暇的圣母玛丽亚一样”。(肖缤 29)艾德纳注意观察着她的密友的为人处世的方法,这部分方法跟她本人这样不同,因而她一直很钦佩纳提格诺夫人。在纳提格诺夫人家度过一晚将来,艾德纳离开后对这个家庭的“和谐”画面感到很不自在。她并不艳羡这种生活方法,由于这从来不会让她感到满足。相反,她为这种生活感到“一种同情,由于如此毫无生机的存在从没让活生生的生命感觉自己超越了盲目幸福满足的浅薄境界,她们也感受不到触及灵魂的痛楚,也不会体验到生命中的狂喜”。(肖缤 76)

然而,不能否认的是,艾德纳虽然并不艳羡她朋友的疲倦忙碌,她确实羡慕纳提格诺夫人那种外在的容易纯粹的幸福,不管这种幸福是多么愚昧无知。叔本华揭示了大家对彼此的幸福的羡慕的内在缘由,指出人类意愿中的积极欲望持续存在,“由于大家感觉不幸福,所以他们感觉那些展示出幸福满足的人俗不可耐”。(叔本华 578)

由于幸福不是一个一定可以达到的目的,叔本华指出人类日常有的愉悦的事情只有当失去的时候才会让人敏锐觉察到。人会对不同层次的幸福进行调整适应,然后会渴望新鲜事物;然而,当某个层次的幸福消失后,大家会立刻感到痛苦。这种痛苦可以致使无聊困窘之感,而这种感觉直接体现了欲望没办法达成和没最近目的。然而,当人无聊的时候,时间会变得很缓慢。叔本华觉得无聊被人们意识到自己在时空的存在,在日常戴着面具装腔作势的存活中没办法敏锐意识到我们的这种存在。当无聊袭来的时候,没什么能占据大家大脑,因而也没办法通过装腔作势来逃避空虚,这就是大家为何会要填满每一刻与无聊空虚做斗争。艾德纳,由于被逼着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努力与空虚无聊做斗争。作为一个“被精心呵护”的老婆,她眼前没什么迫切的需要,所以需要自己去填补空虚的日子。艾德纳意识到自己朋友无聊疲倦的生活,日渐地开始在自己日常也领会到这种无聊。 艾德纳为了打破生活的枯燥无聊,她在艺术中探寻生活的意义,叔本华觉得艺术是唯一高于欲望循环的东西。音乐和艺术减轻了生命之痛,从感官方面去隔离了个人的痛苦。在音乐和艺术中没个人利益因此也就没什么利欲熏心的想法。艺术为人类感官提供了毫无偏见的载体。艺术在某种程度上回答了大家不会直接审视的问题,“啥是生活?”作为人,寻求真理是自然之举;“只须人类的大脑让自己进行对世界纯粹客观的考虑,那些无意识或者隐藏的欲望就被唤醒了,如此人就可以理解事物,生活和人类存在的本质了……每一种对事物纯粹客观的艺术式理解的最后成为人类对生命和人类存在的真的本质的更确切表达。”(叔本华 406)

而小说里艾德纳在雷兹夫人艺术天分中所探寻的真理恰恰这样。当雷兹夫人首次弹奏钢琴的时候,艾德纳被感动地流泪,躁动不安,她好像被一种前所未有些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所控制。艾德纳一直喜好音乐,并且脑海里萦绕着音乐;然而雷兹夫人的演奏唤起的却不是音乐的形象,而是纯粹的情感。这里的差异在于“她首次让真理占据自己灵魂”。(肖缤 44)在这之后,艾德纳一直被那晚的娱乐所感动,质疑着她的感受。她告诉自己同伴当听到那些音符她思绪万千,却一知半解。一想到自己可能再也会像从雷兹夫人的音乐中那样心旷神怡她就感觉心里不安。她已经为自己挣扎的灵魂找到了暂时的寄托和拯救的道路。

然而艾德纳不需要担心,由于她出席了好几次这种钢琴音乐演奏,每一次都像首次那样震惊。每当艾德纳沉浸于“生命已经不值得持续下去”这种心情,她就去雷兹夫人家去聆听“唤醒她心底声音”的音乐。(肖缤 84)然后她就成了雷子夫人家的常客。“每次音乐都像一道亮光穿透她的灵魂,温暖照亮了她灵魂的黑暗角落”(肖缤 101)艾德纳在音乐中找到的慰籍与叔本华的论述异曲同工。

当然小说里艾德纳所偶解除的并非仅仅音乐这一种艺术形式,虽然音乐是对她来讲最强烈,最纯粹的真理表现形式。艾德纳从我们的绘画中也能得到慰藉。她从我们的绘画中“获得一种满足感,这种满足感是从事其它任何活动都没办法提供给她的”。(肖缤 30)她开始为拉提格诺夫人画像,然而发现自己作品不够完美,然后自己毁掉了画像,而别的人都感觉她的画像展示了这方面的自然的艺术天分。在她的觉醒过程中,她又回去翻弄自己作品,浏览我们的旧素描,“她可以看得见我们的弱点和短处,在她自己眼里是那样刺眼”(肖缤 73)。依据叔本华哲学,她这种对自己作品的自省是一种错误。他觉得,“纯粹的艺术作品都是在当时情境,想法与天才的自由挥洒的狂热中产生的,这个过程没任何再三考虑或者深思”。

当艾德纳最后投身于绘画而抛弃其它所有所有,她展示出来的狂热和坚定是叔本华所不齿的。虽然她确实由于我们的想法得到某种程度上的尊敬,她跟自己老公讲解的时候说道,“我感觉自己想要绘画……或许我不该这么想”,她还是处于探寻幸福的反复无常之中。(肖缤 77)艾德纳跟我们的音乐密友雷兹夫人说,“我正在成为一个艺术家”,雷兹夫人说,“要想成为艺术家,需要有不屈的灵魂……敢于挑战和反抗的灵魂”。(肖缤 83)叔本华觉得“那些没任何专门常识而任意进行艺术追求的做法是每一种艺术创作中被搞砸的那些作品的显著特点”。(叔本华 408)或许这就是为何艾德纳只能从艺术中获得慰籍却不可以够得到满足是什么原因。

艾德纳被觉得有艺术天分;然而要寻求真理仅仅靠天分是不够的,需要有天才的头脑才能达成。艾德纳想尽力从我们的艺术作品里探寻朴实真理,但一直有如此那样的不完美转移她的注意力的。叔本华是如此区别天分和天才的:

“天分是一种在大家多样而敏锐的散漫常识范围里可以被发现的一种长处。那些有天分的人在思维方面比别的人愈加迅速准确。另一方面,天才总是看待世界的方法与所有别的人都有所不同,尽管他们常识愈加深入地察看在他们面前展示的世界。而且因为他们可以愈加客观地在脑海里再现这个世界,所以他们对世界的认识也就愈加纯粹而明确”。(叔本华 376)

由于艾德纳只有天分而不是天才,她从来不会满足或者在艺术创作里找到满足。由于她的作品常识展示了惊鸿一瞥下的真理,而不是更大范围内的真理。雷兹夫人的音乐表演可能是天才式的表演或者至少是天分之上的表演,由于她的表演感动了很多人。然而即便她的表演也只不过提供短暂的安慰。

如此艾德纳就把我们的生活当作叔本华所描述的永无休止的欲望的束缚,当然大家也看到了艺术能给她带来的暂时缓解。依据叔本华的哲学,幸福是一种与距离有关的幻象,伴随时间的流逝,事物变得愈加充满期望,而人也变得有更多憧憬,“因而, 当下的生活永远是不充分的,但以后是不确定的,过去也是不可撤销的”。(叔本华 573)艾德纳的思维模式与这种叙述如出一辙,感觉过去的幸福一去不复返,她会谈到过去的幸福,跑过长满高草的田野,记忆里是过去幸福的味道。艾德纳也非常依靠于将来的幸福,她不断做白日梦,脑海里创造出不一样的现实景象,然而这部分梦想都永远不可能达成。一旦她与阿罗本和罗伯特的风流韵事马上成为现实,她就意识到他们不可以给她带来自己想要的幸福。

事实上艾德纳没真的爱上其他人。而最后她也意识到自己从来不会爱上其他人。她由于觉醒而倍感痛苦,不断地喃喃自语,“今天是阿罗本,明天将是另一个人“ (肖缤 136)。叔本华觉得所有些爱都是性爱。然而还有一种欲望,那就是对另一个人的欲望,而且她渴求我们的欲望得到满足。艾德纳与阿罗本的关系是肉体的,而她脑海中与罗伯特的关系也是基于肉体之上的。当艾德纳首次发现自己对罗伯特有感情的时候,这一时刻在文中是如此描述的,“内心孕育着欲望的初次蠢蠢欲动”(肖缤 49)。而在她与阿罗本有了鱼水之欢后,她开始后悔,“由于让她充满欲火的不是爱之吻,而且更不是爱让她在唇边的激情里去领会生活”。(肖缤 104)艾德纳知晓除去肉欲以外没什么情感原因,而她却还是感觉在这风流韵事之后隐藏着另一个欲望。正是这种幸福的渴求让艾德纳做出错误的判断。 叔本华描述的真的爱情源于双方对各自作为人所出的困境相互的理解和承认。通过爱情,大家可以看到两种意志的混合乃至获得和谐。这正是拉提格诺先生和夫人所享有些爱情,艾德纳羡慕的就是这种幸福关系。文中写道,“假如两人真的可以融合为一体,那样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便是这种模式的成功体现”。(肖缤 75)叔本华还觉得通过孕育小孩,两个融为一体的人可以从物质层面看到这种夫妻意志的和谐状况。拉提格诺夫人全心全意地热爱自己小孩们,而且把他们包括到自己所感受的幸福之中。然而艾德纳虽然是两个小孩的妈妈,对这种母子关系却反应出奇地矛盾。“有时她会热情似火,把小孩当作心头肉,有时却会全然忘记他们”。(肖缤 37)。

因为艾德纳习惯愈加迥异,她的老公开始怀疑她的神经是不是正常。叔本华把疯狂概念为记忆的反常表现。大家会沉迷于回忆,回忆中的事情有没发生过自己也不甚了解。艾德纳沉浸于我们的回忆中,有时被我们的叙述困惑。她过去告诉自己同伴一个故事,用事实的口吻讲述,但事实上事情是虚构的。或许这部分细则是她过去做过的梦里的情景,目前她又能跟现实联系起来,文中写道,“香槟的细腻味道让艾德纳的回忆在真实虚幻间切换,对于听者来讲好像每一个词都是真实的”。(肖缤 91)

叔本华赋予疯狂另一个的症状表现是沉迷于某种渴望,艾德纳显然表现出了这种症状。他觉得,“这种灵魂出窍式的疯狂是由于一个人长期沉迷与次,而且脑海里不可以消除这种影像,这就是大多数人发疯,由于爱情而发狂的原故,恰恰是由于过度沉迷于一种期盼和渴望”。(叔本华 401)艾德纳在罗伯特离开的日子里,脑子里一直闪现着他的样子。虽然她后来意识到自己并没爱上罗伯特,她觉得自己当时是沉迷于爱情,而且没办法自拨。艾德纳疯狂地去探寻幸福,而幸福总是撒肩而过。由于她常常感到无聊,她有空闲考虑那些让她感到烦恼的事情。艾德纳日常缺少真爱,这也是她不时发狂是什么原因。叔本华觉得渴望爱情的这种欲望可以达到一种强烈程度:世界上其他什么事情,甚至生命都不如这种欲望要紧。“这种强烈的欲望和对爱情永恒的渴望可以让沉迷于此的人筹备容易做任何牺牲,而且假如达成不了目的,可能会致使当事人发疯或者自杀”,而艾德纳的状况恰恰这样。

叔本华觉得当一个人身体处于极度疼痛,出了缓解痛苦以外无其他解药―即便这种缓解意味着死去。他以同样的方法论述了精神痛苦。在极度精神痛苦的状况下,身体疼痛甚至是一种暂时可以同意的转移注意力的良方。此时自杀难道不是最后的解决方法吗?艾德纳串联起身体疼痛和精神痛苦间歇之间的联系。当艾德纳感觉到某种压迫的时候,是蚊子的叮咬给她提供了暂时的庇护。艾德纳听了雷兹夫人钢琴演奏后,去学游泳而与死神有了首次亲密接触。她被自己情绪所鼓动,游泳的时候游到了自己无力返回的距离。尽管最后她回到了岸边,但对死亡的印象随着着她。

大家甚至可以说性爱也是一种身体活动,足以为精神痛苦提供必要一个缓解出口。艾德纳通过自己想象或者真实的风流韵事让自己暂时离得远远的精神痛苦。艾德纳对不少男士的一种性幻想或者渴望事实上是通过性爱来缓解精神痛苦和焦虑。艾德纳尝试所有这部分,感觉这或许可以让她有勇气活下去,毕竟,“大家自己就是活下去的意志,因此大家需要活下去,无论是幸福还是痛苦”。(叔本华 240)

尽管可以判断她最后疯狂是什么原因对过去的回忆的混淆扭曲,她确实最后寻求了最后极的缓解方法。由于获得幸福的唯一方法就是完全自我否定,而自杀看起来是最完美的解决方法。叔本华这样讲解,“当一个人最后发现活着的恐惧大于对死亡的恐惧,他就会结束我们的生命”。(叔本华 essays 78)他觉得,自杀被当作犯罪是荒谬的,无论是从法律,宗教还是道德角度来讲。世俗社会中没任何方法来惩罚这种行为,而假如他们试图自杀,遭到惩罚的恰恰是这种世俗社会的无能。自杀最后撕开了伪装和义务性的乐观态度,这种行为威胁到了那些习惯伪装我们的大家,因此他们对自杀行为产生恐惧。艾德纳再也不想隐藏在伪装里,所以这种对自杀的恐惧也就一扫而空。

叔本华觉得,大家会仰慕那些自杀的人,由于“每一个人都需要休息”。(叔本华 359)那样,并非每一个人都会采取自杀这种极端方法是什么原因在于自杀不止是一种自我否定或者存活的一种嘎然而止。它还是一种消灭身体的积极方法,身体是“活下去的意志的一种现象形式”。(叔本华 essays 79)对于艾德纳来讲,精神痛苦是这样巨大,她的身体本身失去了意义,“由于与自杀有关的身体疼痛与过度的精神痛苦相比,身体疼痛失去了任何意义”。(叔本华 essays 79)艾德纳又游回到海里,身体赤裸着,脑海里全是那些混淆成一团的回忆;直到她超越了游泳的安全范围,如此她的觉醒过程就完成了。

从叔本华的角度来看,艾德纳确实理解生活的毫无意义;然而她通过自杀来解决问题确实是走了捷径。叔本华对自杀的唯一反对论述在于“自杀是一种把显而易见的解脱错当成真的的从这个世界的痛苦里获得拯救的方法”。(叔本华 essays 78)所以愈加体面和保留尊严的做法是咬牙坚持下去,无论生活多么悲惨。鉴于人类所面临的生活,最好的方法是不要伪装,寻求真理,勇敢面对生活,直到生命自然结束。艾德纳试图以多种方法来满足我们的渴望和欲求,然而在达成了这部分渴望后,她却没办法忍受。凯特-肖缤在她小说的人物角色里注入了真实和可信度,让艾德纳的生活变得诚实而又悲剧。她的作品让人沮丧,却又被人毛塞顿开,肖缤和叔本华好像对生命的概念如出一辙。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的艺术追求- 戏剧和哲学,是沿着相同的轨迹前行,而且寻求的是类似的真理。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